北京| 天津| 重庆| 广西| 广东| 云南| 贵州| 湖北| 湖南| 安徽| 福建| 江苏| 浙江| 江西| 河北| 河南| 四川| 陕西| 山东| 山西|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甘肃| 内蒙| 宁夏 更 多…

我亲身经历的传销洗脑(6)拉舅舅过来上课洗脑

中国反传销网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2019年09月01日 总浏览数: 我要评论(0)

此后,我日常的工作依旧是拜访和学习:每天至少拜访两班,也可以让别人来拜访,聊些家常,也会谈些项目问题;每天晚上打电话预约后面三天内拜访的对象。一次拜访不能超过6人,整体氛围都很积极温馨,我觉得比起以前打工好太多了。

又听了3天课后,张霞带头给我讲了行业的《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比如遵纪守法、不乱搞“男女关系”、生活上AA制等,让我更觉得这里真是管理有序。

当然,除了日常拜访,如果其他成员拉来了新人,我也需要帮人“做氛围”,去别人家里“凑凑人气”,遇到和我经历类似的,也可以说说自己是如何来的,开始心里如何排斥、后来是如何转变认可的,就像是我在张霞妈妈家里遇到那个女人那样。

当然,比起这些,我更希望自己能尽快拉人进来——没有新人,项目就发展不了,我就不能“上总”、也没有收入——当然,这个项目这么好,早点让身边的朋友都挣到大钱,他们也会感谢我的。

7

刚开始,我总觉得别说找3个人,十个八个也能找到,可是实际操作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试着打了几个电话后才知道难度所在。

我第一个电话打给一个相熟的朋友,说我在某地干什么工作,邀请她过来玩。谁知她张口就问我:“我觉得你不只是在打工吧?你是不是还在干别的什么?”话语里全是质疑。

我想解释,但又不知从何处开始,只能匆匆挂了电话。

小雪知道后责备我说:“姑姑你这样可不行,电话不是随便打的,万一引起人家的怀疑,你‘名声’就坏了,你再邀约人来就难了。”

小雪告诉我,要先把亲戚、朋友的名单列出来,再把每个人的个性、人脉、经历、家庭背景等尽可能详细地写出来,“你就先找那一类人脉广、想挣钱的人,”小雪指点我,“话说得尽可能软一点,而且不要一开始就谈这个话题。”

我一下想到了我的前同事王晓兰。

王晓兰很能干,上班时就兼做小生意,下岗后在外地开手机店,那时为了资金周转找我借过钱。我给王晓兰打了电话,根据这么长时间的学习,我先关心了下她的生意,还问她离婚后有没有再找,说要给她介绍男朋友。听闻她在做一款直销产品,我又佯装大方地买了2000元产品。

见我这般“财大气粗”,王晓兰果然问我,“最近在哪里发财?”我顺势轻描淡地说了几句,便邀请她来我的团队发展,有个好项目想让她来参考参考。

再几番电话后,王晓兰果然答应过来看一趟。团队里的人都替我高兴,小雪、李勇立即邀请大家开会讨论,最后,张霞、刘子夜等都成为给王晓兰“讲工作”的人。

我这才知道,邀约一个人,是会针对新人的个性做好各种细节的,包括投其所好地进行房间布置——比如,我来的时候,房间里的那些名著,就是特意摆上去的,“这也是让新人,感受到我们大家庭的用心和关爱嘛。”

接下来,带新人出去游玩必不可少,不仅要介绍新区的蓬勃发展,让新人对项目更有信心,而且新人提出的问题,要积极反应给上级,随后就可以更有针对性地安排相关人员讲授清楚。

“务必让来人顺利地走完7天的工作流程,至少也要听完3天。”李勇最后说。

“只要能听上几天。很多人都会很兴奋,成功加入我们。”小雪看看我,我也很笃定。


5月末,王晓兰来了。

然而只听了一节课,王晓兰的态度就极为坚决:“他们这些人,说的也不知是神话还是鬼话!毕竟没有产品,全是用谎言骗人的。”

她还劝我不要干了,我只得像当时弟弟对我说的那样,对她说:“你是没了解完而已,机会难得,一个人一生可能都碰不上这样的机遇。”

可她说什么也不愿再留下来,我觉得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自己“人脉”也多,只是有点心疼花出去的几千元钱。

王晓兰回去后,我又找了几个朋友,但都没成功,就想着要不找妹妹来听几天。可妹妹经济也不宽裕,钱都借给我了,她也觉得自己不适合,只是在电话里支持了我。这更让我坚定了要好好做的决心,多拉人来,早日把借妹妹的钱还了。

之后,我又邀约了一个做安利的亲戚,给她说,我们这里年轻人多,让她来发展一下。听闻此言,她很快就过来了,但是来听了一节课,就因为有人无意中说了一句“很反感安利”,她立马收拾行李走了,甩下一句:“安利怎么了?安利还能正大光明地宣传呢。”

她走后,我们也在自己的“经验笔记”里写下一笔,“一定不能在安利人员面前说安利的任何不好。”


虽然自己邀约不到新人,但我依旧会帮别人打配合,听从上级的各种安排。

几次下来,我越发感觉我们这个组织对待新人,就像是在“围猎”——当然,家庭会议时其他人都把这种方法称之为“团队精神”——听他们说久了,我也有一种“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的感觉。

只是几个月下来,我都没找来新人,不免有点心慌,弟弟也有些着急,就想找舅舅来作为突破口。

舅舅是退休的政府干部,虽然60多岁已经超了年龄,但如果有他这样有社会地位的人支持,就更可以放心邀约亲戚们了。

弟弟邀约舅舅的理由同样是自己开厂要他过来帮忙。几次电话后,舅舅答应了。

团队的几个负责人都高度重视,鉴于舅舅的文化水平和政治素养,专门安排了一个“超豪华阵容”讲课团队——前3天每天4班“讲工作”的,全是国企干部、大老板和老师等。

舅舅来时,我正为了拉新人,在外地一个朋友那儿,才过了一天,小雪就让我赶快回来,说舅舅认为这些都是骗人的。

舅舅见了我,偷偷问我参加这个没有,我不置可否,他便对我说:“你千万别信这些,你弟弟看起来已经痴迷了……”

我倒也不想说服舅舅,毕竟这么多人给他讲工作都讲不通,再说他年龄大了,我想他很难接受新事物。

很快,舅舅就回去了。



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求助热线

座机号:010-69200242

手机号:13522209325

微信咨询:chinafcxw

在线咨询

咨询员1& 咨询员2
咨询员3 叶老师

相关文章

    反传销资料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叶飘零 主编
        本书详述了传销的核心内幕,从E级到A级至操盘手的奖金分配、学习生活等……[详细]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长恨秋 主编
        还原一个完全真实的广西传销。 两年多的 "讲师"经历,我 "洗脑"的人不下2000人…[详细]

    关于我们

      本网站创建于2007年1月,前身为"中国反传销联盟"网站。
      2007年2月在国家工信部注册备案,正式开通。
      2009年8月网站总部由浙江迁入湖北省武汉市,更名为"反传销网",同时宣布"中国反传销联盟"即刻解散,未经过反传销网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人不得擅用使用此组织名称,对外承揽业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一经发现,本网站保留对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详细]

    友情链接 申请加入
    反传销一哥网反传销中心网CCTV反传视频中央人民政府国家商务部公安部您的位置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