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传销,打击传销,我们一直在努力!
北京| 天津| 重庆| 广西| 广东| 云南| 贵州| 湖北| 湖南| 安徽| 福建| 江苏| 浙江| 江西| 河北| 河南| 四川| 陕西| 山东| 山西|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甘肃| 内蒙| 宁夏 更多…

“求助”

中国反传销网 来源:互联网 作者:叶飘零 2010年11月14日 我要评论(0)

 

 

你好!对于你们这群无名的英雄,“谢谢”这样的话我想对你们来说太平常了,但我还是得重复次,“Thanks a lot !.下面就说说有关我哥的情况,希望能对你们的工作有些帮助。

1.       我哥姓林,福建龙岩人,86年出生,初中还没毕业就去外面打工了,做的是数控,之前打工之路一直很艰苦,在做这行业之前工作工资还是挺好的,就是太枯燥的。我家共三个孩子,还有我(89年出生),现在读大学;我妹妹(90),上过职专,现在打工了。我们三一起长大,关系很好。我哥很孝顺,这点在我们当地还挺有名的,尤其是对我奶奶(她现在还健在)。父母均是老实农民,家庭一直以来比较清苦,所以他可能对钱有一种特别理解。

2.       他性格比较外向,有时还挺幽默的。他现在最大的痛处是没找到女朋友,因为做机械这行业的问题,他这年龄在我们那应该要结婚了。他加入这行业原因之一是赚钱,然后再找老婆就不成问题了。他之前打工一路不顺畅,也认为打工是没前途的,所以对赚钱比较在乎。

3.       他现在在长沙岳麓区高新技术开发区东方红镇,在行业里待了三个多月,交的是21份,现在是主任级别,下边没叫到人。之前想叫他朋友的,结果被对方识破,全破坏了。他是我舅舅叫过去的,同时叫过去的有他老婆,顺带两个小孩子,还有我个表哥。我那个舅舅比较强悍,一般情况我们很难说服他,不敢与他交锋。他共带了八万左右去,借给了我舅舅2万左右。钱他现在花得差不多了,兜里只剩下100来块了。这些所谓投资的钱全是借来的,利息也是不低。

4.       在上个月我还在长沙时,我找到个长沙反传销协会的志愿者对我哥进行过反洗脑工作。志愿者确实不错,工作进行了一下午,提出了很多我哥以前没想到过的问题,当时他对这行业确实产生了怀疑。但后来回去想了一晚上,发现他很多说法与实际他看到情况不同,再后来与别人讨论,慢慢就一个个否认了那个志愿者的说法。不过,怎么说还是有点作用的,从那时起我哥对这行业就没百分百相信了,但还是大部分相信。还有点,通过那次,有些疑问我和我哥自己进行过相关调查。如房子,手机卡,最终结果是调查的与行业的说法有很大了出路,所以他现在也有些怀疑。总结上次没成功的教训是那个志愿者说的太快也太多了,没给太多时间给别人思考时间,所以听得不是很清楚,关键的地方一回去可能又给忘记了,倒是他说法有些漏洞我哥倒是记得很清楚。他也没与我哥太多交流,刚开始聊天时有,后来说到这行业一直到最后结束,基本是他一个人再说,我哥本有问题想问的,给他一下子又给挡回去了,所以最后有他自己的问题没解决。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们劝说时必须这样?这是我个人一些建议。

5.       他现在对行业国家行为这点非常相信,他就觉得,“几百号上千人聚在一起做违法传销,连当地居民都知道了,警察会不知道?知道了怎么不打击?打击后抓人了,一下子怎么就放出来?”尤其是这次我报警,他把一些他知道的大经理老总的信息都告诉我了,结果警方现在对他们那也没太大动静,就是每天去搜查下,最终的结果是他反而更相信了。

 

还有就是他始终无法理解,你说上总的人知道内幕了,怎么还人叫自己亲人来?而且还是叫了一大片来。他说有亲眼所见,可以证实。

 

另外有点,他说每个月有一大堆人上总(这个确实是事实),按道理说很多人知道内幕了,难道他们都没良心一个人也不会说出来?还是继续害人。

 

以上三个问题,我都跟他用你们给我解释的话说给他听了,他还是无法接受。我觉得你们在给他做工作时,他也会问到这些问题,这要特别注意下。 

6.       之前,我和我一个叔叔对他做过许多工作,但基本还是没什么效果。尤其是这次警察打击活动,他反而更加坚信了。

 

7.       另外,再说下他们这行业有个特殊情况。现在目前在我哥那小区有600来号人从事这个。他们行业有个叫“闭口”问题,我在你们那没见到类似问题,可能是他们自己造的,我简要说下。他们这每人成功出局有发本银监会签发的“出局证”,可以解释他们出局后几百万财产的问题,就不会说是黑钱;还有通过这证,以参加国家大项目,更有优势,可避免项目全被国外拿走,减少资金外流,这也是国家为什么认可这行业目的之一。我曾问过,这行业大家拿这么多钱,到时谁来垫这些钱。他们说这行业象“橄榄球”样,到最后门槛会提高,另外利润也会减少,再到后来是交学费(几万甚至上百万)来学习,最后就是为了拿本出局证,从而来参加国家一些项目。资金是这么回收的…… 

 

   另外,说些我自己情况。我,男,身高170左右,比较瘦,短发。这暑假,就前个月去过长沙,待了十多天,对这行业算是彻底了解了,一直不认可这行业。后期为了方便找与家人联系,也为了不让他们一直给我上课,我假装认可了这行业,后来有事就回来了。现在我在他们面前是对这行业很怀疑,但也不是完全否认。家人我也基本告诉了,但我没让他们说是我告诉他们的,他们现在也还是假装跟以前一样,对他怀疑。因为一旦让我哥知道是我告诉家人的,他就肯定不会再相信我了,也不可能回来的,所以家里现在实际情况是知道他在做传销,但假装不知道,只是怀疑。这一切都是为了方便我叫他过来。

 

其他一些资料

1.       前在长沙报警了,他们也比较重视,目前全湖南省全力打击传销。那个小区他们现在天天有在那里搜查,但目前进展缓慢。我和我哥约定,他这次配合我报警,也给我提供了他能提供的所有信息,包括一些大总管老总之类信息,如果这样报警都没人最终被抓判刑,我就必须无条件认可这行业,配合他叫人。

2.       我表哥。他文化程度不高,也是初中不知毕业没,人挺好,就是有时挺固执的,比如说对这个行业。之前做电视维修,后来没做多久,去超市做销售员了,生活也是不容易。有个女儿,5岁吧。父母也是农民,是残疾,同时也很不争气,在当地名声挺臭的。他经济一直不好,被人瞧不起,所以也想赚大钱。

3.       我舅舅。我家族来这第一人,是他朋友叫来的。生活也不容易,之前开了个小公司,机械方面的,但效益不佳。有两个小孩,很小。他老婆也来了,现在在那儿也没什么钱,这次回家是卖那些厂的设施来筹集动作资金。

 

 

他现在还是想用身份证来试,验证这行业。我之前给他作了很多说服工作,他说他现在也有很多无法解释,所以更想来验证下。我觉得他回来后的结局之一很有可能是,他大部分认同你的说法,但毕竟都是说的,没有直接证明,所以他还是会想去认证下,我觉得很有可能出现这样,您觉得要如何收场?

 

他接受过次反洗脑,所以一旦你说你做过,这行业不好,没赚到钱,他可能会觉得你是自律没做好,所以被迫出局,于是来说坏话。长沙那个志愿者,他们后来就是这么说他的,呵呵,太匪夷所思了,这点到时也可以跟他点提下。我哥算是对我比较信任,那次长沙那个志愿者身份没怎么让他怀疑,你这次身份他好象也相信,至少我感觉是这样的,所以也不用太担心这个,哈哈~~

 

 

 

 

我哥值此危急存亡之秋,叶大哥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大恩不言谢,有劳了,我等没齿难忘!!小林

 

一位求助者非常详细的把陷入传销哥哥的情况通用邮件的方式传给我。仔细阅读,他哥哥经历过一次“反洗脑”失败后,求助于我,然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为了让我更加详细的了解情况,把他哥哥一些心里的疑问,用粗字体描述,求助者真是用心良苦。说实话,成功劝说的机率非常小几乎不可能完成,因为对方已经有“免疫”力了。

这次任务难度大在两点:

一:经历一次“反洗脑”工作。

    劝说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一次劝说失败,第二次“反洗脑”的成功机率非常小,几乎不可能完成。

 

 

 

 

 

 

 

二:家族式参与,投资金额较大,参与时间短。

   反传的人都明白参与传销时间越长劝说难度越小,随着级别的升高,传销人员自己也会了解很多的内幕。

   此次任务又是“叶飘零”替我接的。在这里我要解释一下,我有九个QQ号,其中经常在线的三个“叶飘零”号,并不是我本人在线。偶然有时间上线看看,平均一个星期上线一次。

虽然我有过第二次劝说成功的经验,但我深知难度之大,而且对方已知我的身份来历,这样做“反洗脑”工作更是难上加难。而且求助者第一次并没有求助于我们,所以,我并想去帮助他。

可“叶飘零”从不食言,答应别人的承诺就要去兑现。与小林见面我申明“为什么第一次不找我,你哥已经被‘反洗’过一次,这次难度很大,万一失败不要埋怨我,我只能尽力而为”。小林肯定的说:“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你,你的文章我几乎全看遍了,我知道你很难请,如果这次连你都劝说失败,我就认了,我相信你叶哥”。

小林的哥哥真的是有备而来,一个小小的工作本上列了29个问题,让我一一解释。接过工作本,翻看了他列出的问题。他提的问题大致内容有,“如果是传销为什么那么多外地人走在大街上警察不管”,“为什么我们有局域网号”,“为什么当地建的房都一样”,“银行为什么不查我们的资金”,“为什么老总还要发展下线”等等、、、、、、这些都是低级传销顽固份子经常提的问题。翻看后顺手往桌上一扔,语气强硬的说:“如果你让我回答这些低级问题,我可没有时间奉陪你,我不是别的反传人员,你要问就问点有深度的问题,否则,你弟弟也不会求着我来了”。

在劝说的过程中,小林反复的提示他哥哥:“哥,你还有什么问题尽快问,叶哥很忙的,好不容易才请到他”,为了彻底让小林哥哥清醒,并且不能让他再次反复,最后我还是耐心的给他哥解答他所列举的一一问题。最终在四个小时的劝说下终于顺利的完成这个任务。晚安我们在一起吃饭,离别时,小林哥哥很用力的握着我的手说:“我不会再去做了,我会尽快的离开找份工作,感谢你,叶哥,你又挽救了一个家庭、、、、”听到这句话,我已经麻木了。我再三强调:“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希望你能尽快的回到以前的工作当中,不要让你的家人为你担心”。他用力的点点头。

整个劝说过程有些艰难也很感动,文章里就不详细叙说了,这次因为小林的前期工作做的非常仔细,加上我与小林的配合十分默契,圆满的完成任务。

 (兄弟俩合影)

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告诉广大求助者,前期工作对“反洗脑”有重要的帮助,而且求助时一定要仔细辩别志愿者的劝说能力。虽然这次侥幸成功,但是我再次强调劝说只有一次机会。随着几年的劝说工作,我们的解救部工作人员已经很成熟,劝说的成功率已高达百分之九十八。如果求助者求助于别的反传人士失败后,我们将拒绝服务。

 
 
转载请注明来源: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叶飘零南派传销博客:http://yplfcx.blog.sohu.com/  (纯资本运作--连锁销售--五级三晋制--详细内幕文章)           叶飘零北派传销博客:http://chinafcx.blog.163.com/ (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详细内幕文章)

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以下是对 [“求助”--武汉劝说纪实]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求助热线

027-87791791

在线咨询

咨询员①& 咨询员④
咨询员⑤ 咨询员③

反传销资料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叶飘零 主编
    本书详述了传销的核心内幕,从E级到A级至操盘手的奖金分配、学习生活等……[详细]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长恨秋 主编
    还原一个完全真实的广西传销。 两年多的 "讲师"经历,我 "洗脑"的人不下2000人…[详细]

关于我们

  本网站创建于2007年1月,前身为"中国反传销联盟"网站。
  2007年2月在国家工信部注册备案,正式开通。
  2009年8月网站总部由浙江迁入湖北省武汉市,更名为"反传销网",同时宣布"中国反传销联盟"即刻解散,未经过反传销网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人不得擅用使用此组织名称,对外承揽业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一经发现,本网站保留对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详细]

友情链接申请加入
叶飘零博客八戒论文网中央人民政府国家商务部直销管理系统国家工商总局中国直销网陕西西安传销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