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天津| 重庆| 广西| 广东| 云南| 贵州 | 湖北| 湖南| 安徽| 福建| 江苏 | 浙江| 江西| 河北| 河南| 四川 | 陕西| 山东| 山西| 辽宁| 黑龙江 | 吉林| 甘肃| 内蒙| 更多…

“我写下遗书,卧底传销组织”:魔幻的暴富梦,害惨了多少人?

反传销网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2020年12月25日 总浏览数: 我要评论(0)

天下苦传销久矣。

相信大多数人都只听说过。

但其实,传销的毒害,一直都在,而且很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阿兵和女友交往7、8年了,感情没有出现过波澜。

7月时,女友却变得不对劲起来。

首先,联系频率变少了。

其次,她还蛊惑阿兵和她一起创业。

阿兵曾经接触过传销,

更是做过好长时间,

他判定女友是误入传销组织了。

可一个身在局中的人,是叫不醒的。

他决定深入“敌营”,假装成被洗脑的一份子。

再乘机把女友带出。

他交了2900元“入门费”,进入传销窝点后,发现女友投完8、9万块,成为“主任”级别的人物了。

女友陷入了一个“梦”,还洗脑阿兵一起做:

投钱投得越多,以后赚到钱了,买房不是分分钟的事?

阿兵感到很无力,不知道怎么“摇醒”女友,就寻求记者的帮助。

记者伪装成阿兵拉拢对象的第一天,被带去公园玩。

目的,是放松新人的警惕心。

接着,传销组织安排一个叫黄丽的女孩过来接人。

不谈“工作”,只联络感情。

最后,才能到达窝点。

一路上,记者注意到,黄丽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个行动,都会向“上面”汇报。

这也是传销最大的特点。

美名其曰“组织性强”,其实是“等级森严”。

“下面”的人,要严格服从安排。

刚来的新人,都要去听一个“生意介绍会”。

会上,小头目侃侃而谈,给下面的人描绘愿景。

2900元投下去,未来可以有上百万元的收益。

“未来”有多远,则避而不谈。

至于挣钱的方式,很简单。两个字:拉人。

当拉进去的人数越多,级别越高,能分到的钱就越多。

听着很天方夜谭,但置身其中的人深信不疑。

对他们来说,生活最重要的是吃苦和抠门。

吃苦是因为,他们早已把鸡汤当信条: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会吃苦的吃短时间的苦,不会吃苦的吃一辈子的苦,这都是磨练意志的。”

至于抠门,是为了尽可能省钱。

这样他们就会耗费更长的时间在组织里。

即使过了几年想要放弃,也会觉得不甘心。

只好转而进行自我洗脑:放长线,钓大鱼。

记者了解到,每个人都在以出售2900块一套产品做幌子拉人。

但矛盾的是,没人见过所谓的产品。

于是相互流传,只有“往上爬”,才有“资格”接触到产品。

记者经过核实,产品确实不存在。

他们被洗脑的20多天,表面上处处配合。

其实在摸清,谁是传销组织头目。

这个人,他们都尊称一声“廖总”。

洗脑的过程中,总绕不过他。

记者就向上级“请示”,想见一下廖总。

刚开始他以为会阻碍重重。没想到,很顺利就在鱼塘见到了。

与下属极尽蛊惑不同,这位廖总开门见山地说,如果你老婆问你在干嘛呢,你说我在听课肯定不行。

“必须是谎言,

如果你这行里你想要做成功,

你就得听团队里边的。”

和下属们的稀里糊涂不同,廖总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行骗,然后壮大自己的“团队”。

最后,牺牲“团队”的利益,成全少数人的贪念。

与廖总截然相反的是阿兵女友。

她蒙在鼓里,“入戏”太深。

直到记者和民警把传销窝点给一锅端,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做的是传销。

所谓的“销售模式”只是个幌子。

传销骗局在明眼人看来,就是犯罪行为。

但传销人员为何敢铤而走险?

很简单。

被洗脑了。

丁元被朋友以介绍工作的名义,诱骗到安徽合肥后,经受洗脑,前后交了13800元。

关于原本介绍的工作,从来没提起过。

丁元是新人,每天啥也不干,每天至少有4个人来找她“座谈”。

领头人会神秘兮兮地说,“要不是有引路人,你今天根本了解不到这个生意。”

还给这门“生意”包装一番,叫“连锁经营业”。

投资3800元,挣的是381万元;

投资36800元,挣的是700万元;

投资39600元,挣的是1040万元。

他们称,进入“组织”前三天,是国家在筛选人。

通过筛选的,都是幸运儿。

为了增强说服力,他们拿美国做例子:

美国运用“连锁经营业”模式上百年,才成了世界霸主。

所以这是一个利国利民又利己的行当。

他们狡辩:传销不违法。

因为传销组织至今还存在。

这说明了,国家给他们开了“绿色通道”。

至于团队能有这么大的规模。

他们又有一番解释:

ZF暗中支持。

但又不能太张扬。

为了更让人信服,传销组织会开办一个酒席。

一方面是迎接新人,一方面给基层传销人员打鸡血。

在酒席中,“经理”们会轮番发言,大谈成功学。

话锋一转,他们就开启炫富模式。

其中一位“经理”掏出一个500g的黄金工作牌。

图源:重案组37号

说是平台给的奖励,只要当上经理就有。

当所有“经理”展示完他们的金牌,就向台下呐喊:

“我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台下的人看得热血沸腾,丝毫没有意识到,身处传销金字塔低端的他们,每天都在走下坡路。

崇拜。

权威。

无条件服从。

有了这三个条件,洗脑成功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了。

基层传销人员最重要的工作,无非是拉人下水。

寻找“新鲜血液”。

而“杀熟”是最普遍的方式。

因为熟人的戒备心最小。

尤其是亲人。

21岁的女大学生李欢,为了“救”父母出传销组织,相互之间冷战了7年。

父母沉醉于“一夜暴富”的美梦中,觉得屡屡与自己“作对”的女儿太不懂事:

给自己介绍什么“反传销志愿者”,这不是吃里扒外吗?

他们会被洗脑,起因是2010年生意失败负债累累。

每天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这才让搞传销的舅舅乘机而入,顺利拉他们到秦皇岛。

连孩子不顾了。

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两个孩子都接过去。

李欢进去后,在轮番洗脑下依然不为所动。

因为她一心求学。

他们口中的诱惑动摇不了她。

但弟弟就不一样了。

刚开始,李欢觉得弟弟成绩不好,在老家总是受人欺负。

不如去父母那当个“卧底”,来个里应外合。

谁知,弟弟一入“贼营”就被同化了。

更别谈给自己通风报信。

提起这事,李欢心里很内疚。

她觉得,是自己把弟弟推向了火坑。

该做的都做了,但父母还是“执迷不悟”。

李欢不得已“大义灭亲”,实名举报父母参与传销组织。

还把报导自己的文章转发朋友圈。

父亲看后火冒三丈,骂女儿说:

“你到底干什么,发在网上?你有文化,你是人才!真是书呆子,死脑筋!”

而母亲一看,气得想跳楼。

对刘欢来说,举报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进行反洗脑教育。

她把反传销专家李旭请到家里来,谎称是学校的老师。

可惜父母的警惕性太强。

当李旭解释传销如何行骗时,俩人马上变了脸色。母亲摆手说:

“不要说了,我觉得跟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争不起。”

说完就生气离开。

李欢见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

她一把抢过母亲的手机,把交友软件上的联系人删除了一部分。

这引起了母亲的激烈反应,“为什么我就没有自己选择朋友的权利。”

喊完,用头猛烈地撞击墙壁。

李欢吓坏了,赶紧把她抱住,哭着说,“你干什么嘛?”

反常的是,父亲却在一旁,呆若木鸡。

仿佛与他的“远大理想”相比,当下的一切早已不重要。

有人说,世上只有两种人。

一种,负责制造信仰。

另一种,负责消化信仰。

显然,传销组织的顶部,是制造“信仰”的人。

下面,全是消化“信仰”的人。

传销组织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制造的“信仰”像是为每个人量身打造。

投入一滴水,

能收获整片大海。

只要能熬得住,

就能压榨别人,成就自己。

最终成为“人上人。

慕容雪村秘密写下遗书,只身进传销组织“探险”时,认识了一位“贾总”。

她原本在某工厂做中层管理,但总是感到愤愤不平:

自己当牛做马,却没老板赚得多。

于是她摇身一变,成为一名传销者。

不用看人脸色,

不用整日忙得发晕,

更不必担心职业瓶颈,

就能发家致富,鱼跃龙门。

她对慕容雪村说: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两年半的时间,你就能赚到五百万,从此改变你的人生。

不止你的一生,还有你祖孙三代的人生。难道这还不值得为之努力吗?”

讽刺的是,她的吃、穿、住,都特别寒酸。

和她口中的“完美世界”差了十万八千里。

由此看来,世界上最高级的骗术,是自我欺骗。

写这篇文章时,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

倘若不慎误入传销组织,我们该如何抵御洗脑?

传销里的洗脑,其实并不高级。

他们只告诉新人该做什么,怎么做。

剩下的只是执行。

这和炮制“工具人”没什么区别。

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

所谓的“自己”,包括走过的路,见过的人,尝过的滋味。

凡此种种,组成了我们的人生。

而传销“自我膨胀”式的洗脑,

也是日常诱惑的“变种”,

正在剥夺许多人的感官体验。

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渴望“出名趁早”,却忍受不了“大器晚成”。

但那才是生命里的常态。

戳破传销谎言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还原“人间真实”的过程。

其间,或许没有一步登天的虚幻。

但有万步登顶的充实感。



作者:羽逸尘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Email:chinafcx001@163.com.

反传销救助电话

座机:010-89283938

手机:13718371328

微信:chinafcx001

反传销咨询图片

反传销资料       更多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叶飘零 主编
  本书详述了传销的核心内幕,从E级到A级至操盘手的奖金分配、学习生活等……[详细]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长恨秋 主编
  还原一个完全真实的广西传销。 两年多的 "讲师"经历,我 "洗脑"的人不下2000人…[详细]

关于我们

反传销咨询图片

  本站创建于2007年1月,是由叶飘零成立的民间公益性组织。
  2007年2月在国家工信部注册备案,正式开通。
  多年来,解救部成员奔走万里,辗转全国33个省几百多个城市,深入传销腹地寻找和解救劝说,成功的挽救上千个家庭……[详细]

友情链接 申请加入
今日读法网反传销中心网反传销老样反传销解救中心国家法院案件查询CCTV视频搜索您的位置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