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天津| 重庆| 广西| 广东| 云南| 贵州| 湖北| 湖南| 安徽| 福建| 江苏| 浙江| 江西| 河北| 河南| 四川| 陕西| 山东| 山西|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甘肃| 内蒙| 宁夏 更 多…

“北派”“南派”共存地

中国反传销网 来源:北青网 作者:刘汨 2016年08月15日 总浏览数: 我要评论(0)

 

为躲避警方巡查,传销者们偷偷在树林里活动

 

为躲避警方巡查,传销者们偷偷在树林里活动

 

赵鹏手机里存着很多“1040阳光工程”资料,这些资料盖着公章,标注为“红头文件”,甚至写着“绝密”字样 

 

赵鹏手机里存着很多“1040阳光工程”资料,这些资料盖着公章,标注为“红头文件”,甚至写着“绝密”字样

 

  赵鹏至今仍不完全信任那项传说中的“国家使命”,也无法确定,自己所投入的钱能不能像被允诺的那样,换来成百上千倍的收益。


  2015年10月,赵鹏被邀请到了燕郊,在那一次,他得知了“1040阳光工程”的存在。他被告知,这是一项由国家授意扶持、抵制外货、防止资金外流的伟大“任务”。参与者先期投入69800元,随后介绍新人加入,依据下线发展的规模在组织中晋升,最终获得更大的利益。此后半年多时间,赵鹏又两赴燕郊,他以69800元的代价成为了“1040阳光工程”中的一员。他见到了一些成就远大于自己的生意人,抛家舍业投身于此;他也见到了一些初入社会的稚嫩面孔,早早将命运与此捆绑一体。


  欲望与梦想不断在赵鹏身边翻滚,可他还想再等等看。赵鹏要看到允诺变成真金白银的那天,在此之前,他不会再拉新人入伙,也断不能抽身离去。


  “国家使命”

 

  “女老师”向赵鹏解释,这项“1040阳光工程”不仅意味着财富,加入者的身份信息还会被录入政府系统


  上世纪80年代,49岁的赵鹏曾在北京工作,他熟知这座城市及周边的一切。而对于燕郊,赵鹏所了解的,便是这个城镇正因为首都的辐射效应,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直到去年10月,因为同乡好友王强的一通电话,赵鹏终于有机会踏上了这片土地。


  此前两人都在做着建筑方面的营生,电话那头王强的声音有些兴奋:“来燕郊找我一趟吧,这边有个工程。”


  在燕郊西北面王强租住的小区两人见面,老友久别重逢,当晚除了喝上几杯也就是聊些旁杂的事情。但次日一早,王强的口风却变了,“兄弟,我这儿遇到个新事物,你想不想试试?”


  赵鹏自认是个心大的人,便应了下来。王强要带他去见几位“老师”聊聊,也不用出院门,“老师们”都住在同一个小区内。


  第一位是个“女老师”,自称以前在北京做着鲜花生意,她房间的陈设与王强那里无异,普通的居家模样。“女老师”沏上杯茶水,对赵鹏礼貌地笑笑,打开了话匣子。在她口中,一项隐秘而伟大的“国家使命”展现在赵鹏面前。


  “你也看到当前国家的形势了,外国产品大量涌入,你知道这会从中国拿走多少钱么?所以国家要将我们这些人组织起来,联合抵制外货,防止资金外流。这是一种从新加坡引进的先进模式,这就是1040阳光工程。”


  “女老师”解释说,要想成为“1040阳光工程”的一员,先期要投入69800元,此后根据介绍新人加入的数量,层级在组织中不断递升,每月所获得的收益也随之增长。而所有人投入的资金则被国家用于工程建设,铁路、公路、机场,俗称“铁公鸡”。成员更大规模的收益,也来自于这些工程的分红之中。


  赵鹏被告知,这层“国家使命”的含义不仅意味着财富的到来,也与个人身份的转变有关。加入者的身份信息将被录入政府系统内,“例如你碰上查验身份证的地方了,号码一输进去,自然会畅通无阻。”


  “你一个妇女,跟我白话这些干什么?”听过一个小时关于“1040阳光工程”的介绍,赵鹏不以为意。平时并没少看新闻,他哪会需要听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女子讲述这些。“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是传销,就是非法集资。”


  面对赵鹏近似抬杠的言语,无论王强还是“女老师”都没做出什么强硬的回应,只是课程还要继续,赵鹏又被带到了小区其他的房间。


  熟悉的面孔


  在燕郊西北好友租住的小区里,赵鹏遇到了家乡的老板、年近六旬的政府官员,甚至儿时同学的妻子……


  7天时间,赵鹏见了10多位肩负着“国家使命”的“老师”,其中竟有不少熟悉的面孔。


  小区里的又一扇房门打开,竟是家乡的一位做皮毛买卖的老板,同是生意人,那老板几千万的家当曾是赵鹏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个高度。


  “我一家人都在这儿,原来的生意不干了。”老板一脸真诚,说起自己企业已经易手的事情更是洒脱。赵鹏有些愕然,也不知该接上怎样的话语,只能机械地点头称是。


  而在一连串拜访中,这样的重逢还在继续,一位年近六旬的政府官员向赵鹏娓娓道来当下形势的急迫,一位报社的记者竟已在燕郊度过了一年多的时光。他们都是赵鹏在家乡的旧相识,他们都已舍弃了在故土上的家业……


  对赵鹏最终的逆转来自于最后一日的拜访,他遇见了儿时同学的妻子,这竟是自己一连串拜访中,在组织中层级最高的一位。


  赵鹏与眼前的女人认识已有十多年时间,她本来是乡村中最常见的那类主妇,扬起嗓门喊上一句,声音自从西头传到东头。而眼前走来的人物却已改头换面,一身衣装算不上奢华却很得体,说起话来语速舒缓又不失权威,这气质已赛过赵鹏所见最有学识的人。“不一样,确实不一样了。”


  这些熟悉的面孔对赵鹏谈起的,无外乎当前形势的紧迫,以及由此给“1040阳光工程”所带来的使命与机会,而一段段视频则成为了他们所谈话语的佐证。


  画面中的新闻节目,政府官员前往灾区慰问,宣布给予每位灾民几千元的补助。此时身旁人的画外音适时插入:“他们被鼓励前往南方从事无体力劳动的小生意,这就是1040阳光工程的第一批成员。”


  一份份盖着公章的“红头文件”和写着“绝密”文件的网络文章被摆在赵鹏面前,上面一句“法无禁止皆可为”解释着“1040阳光工程”的合理性。而另一句“未来三年,天下大变,不变你会输得很惨”则在赵鹏心里刻得更深。


  “他们都在这儿呢,我怕什么?”不经意间,赵鹏转变了心思。


  入伙


  只要缴纳69800元便可成为“主任”,此后每拉入一个新人,就可得到7000元到10000元的收入,如果介绍满3人,则可晋升为“经理”


  在家里思量了三天之后,赵鹏揣着69800元回到了燕郊,他决定成为“1040阳光工程”的一员。


  办理手续的过程同样在王强租住的小区内进行,赵鹏被带到一间从未去过的民宅内。在组织中,只有达到一定层级才可以经手办理新成员手续的事宜。


  赵鹏当场拍摄了一张红底证件照,并要求填写一份包括个人信息及是否自愿加入的登记表。“国家层面”的影子再次显现,登记表不允许填错、涂改,错误一次罚款200元。“因为这是中央派下来的红头文件,数量有限。”


  此后两天,赵鹏按照要求办理了新的银行卡,随后将69800元存入了指定的账户。当他成为正式的一员后,领到了一张限内部使用的电话卡,而关乎他日后在组织中发展的脉络,也愈发清晰起来。除去一个月后返还的19000元,其他所获收入的多寡,皆与他发展下线的规模息息相关。


  在身边人的允诺中,“1040阳光工程”当中最底层的是“业务员”,而只要缴纳了69800元便可成为“主任”,这也是赵鹏目前所处的层级。在此之后,只要介绍新人加入,就可以得到7000元到10000元不等的收入,如果介绍满3人,则可晋升为“经理”,每月都有过万元的工资。而如果下辖的3人继续向下发展至第三级、29人时,赵鹏则可晋升为“总经理”,每月有四万至六万元的工资。


  如其所说,赵鹏和他的身后人将如大树般开枝散叶,而他则是这一切的根源。当“总经理”层级累计资金达到300万后,将有机会参与投资“国家项目”,所获分红将以200%到300%的比例来计算。如果累计资金达到1040万,则到了抽身离去的时候,俗称“出局”,届时所获得的利益更是无可估量。


  就在赵鹏被描述如此前景的几天时间里,他所在的小区里还曾发生过一次波折。一间他曾去“上课”的民宅,因为屋里新来者的质疑声太大,而被邻居以“传销扰民”的名义报警,屋里人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然而这并没改变赵鹏更多的想法,“没什么,只是他们太吵了。”


  三天的燕郊之行很快结束,临行前,王强特意嘱咐:“赶快好好发展,拉新人加入。”


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求助热线

座机号:010-69200242

手机号:13522209325

微信咨询:chinafcxw

在线咨询

咨询员1& 咨询员2
咨询员3 叶老师

相关文章

    反传销资料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叶飘零 主编
        本书详述了传销的核心内幕,从E级到A级至操盘手的奖金分配、学习生活等……[详细]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长恨秋 主编
        还原一个完全真实的广西传销。 两年多的 "讲师"经历,我 "洗脑"的人不下2000人…[详细]

    关于我们

      本网站创建于2007年1月,前身为"中国反传销联盟"网站。
      2007年2月在国家工信部注册备案,正式开通。
      2009年8月网站总部由浙江迁入湖北省武汉市,更名为"反传销网",同时宣布"中国反传销联盟"即刻解散,未经过反传销网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人不得擅用使用此组织名称,对外承揽业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一经发现,本网站保留对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详细]

    友情链接 申请加入
    反传销一哥网反传销中心网CCTV反传视频中央人民政府国家商务部公安部您的位置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