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传销,打击传销,我们一直在努力!
北京| 天津| 重庆| 广西| 广东| 云南| 贵州| 湖北| 湖南| 安徽| 福建| 江苏| 浙江| 江西| 河北| 河南| 四川| 陕西| 山东| 山西|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甘肃| 内蒙| 宁夏 更多…

不能承受之重----侥幸成功

中国反传销网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叶飘零 2012年05月11日 我要评论(0)

 

  上次劝说任务让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宅在家里练字,不登QQ,只是偶尔拿着手机看新闻。

 

在家的呆了三天,我想了很多,退出还是继续,内心百感交集。无聊的我又来到反传工作室,也许是习惯了,到办公室第一件事便翻看着一份份求助申请,突然看到一份来自茂名的求助申请,求助者李平,他的父母被邻居骗到北海一个月,目前还没有投钱,他父亲准备带他一起去北海,他现在拖住父亲,并在我们工作人员的要求下编了一个谎言。他告诉父亲:“有个朋友想做生意目前没有好的项目,希望和朋友一起去北海”。他父亲非常乐意,这几天一直在等待我们。

 

六年了,我不能以一次失败告别我的反传生涯。我决定去一趟茂名,给自己的反传生涯画一个圆满句号。

 

坐上“行业”专列,1803次武昌湛江到陆川下然后坐汽车到茂名。这次的列车我以前经常乘座,绝大部分旅客都是去往广西参与传销的。所以我们形容为“行业专列”。还有1561次武昌南宁

 

晚上十点睡在上铺的我迷迷糊糊听到下铺一阵吵杂,大致内容是一名旅客被朋友邀约到湛江工作,可上了车以后,他的朋友却让他到广西梧州站下,没过多久又让他到岑溪站下。她开始觉得可疑,便开始询问周围的旅客到岑溪站是几点。旁边有广西本地的旅客便开始提醒她,广西传销很多,让她要小心、、、、、、

 

我穿好衣服从上铺下来,下铺是一位四十多岁大姐,标准的武汉口音,她的眼神透露着恐慌,手里拿着手机,不停的说:“我也感觉有些不对劲,我的车票买到湛江,现在怎么办、、、、、、”。

 

我走到她的身边坐下,轻声的对她说:“不要着急大姐,广西是传销的天堂,你刚刚说的我都听到了,那是传销人员惯用的骗人手段,你现在要么揭穿她,要么到下一站立即下车,坐车回武汉”。

 

“算了,不要揭穿了,我们关系挺好的,我还是提前下车回家吧!”。她紧张的大声说。

 

“嘘!小声点,这辆车上很多传销人员,在广西以资本运作连锁销售传销组织为主,这种传销组织运作模式非常人性化,一旦去了,很容易被‘洗脑’、、、、、、、”。我给他介绍广西传销组织的特征,旁边的旅客安静的听着我说。

 

车缓缓的停在钟山车站,大姐收拾了行李,下车时回头对我说:“谢谢你,小伙子”。我笑着说:“祝你一路顺风,大姐”。

 

    零晨五点半来到陆川车站,脱下皮衣换上西服,已经进入冬天南北温差十几度。我以前来过陆川,所以比较熟悉,出了车站向左走500就到了汽车总站。最早一班去茂名的汽车是九点半,我决定坐六点半到化州的汽车,然后再转车去茂名。

 

    真不幸,三百块的鞋子,穿不到两个月鞋底断了,网购要小心呀!

  

    我在站外的小商店,买了两包烟,问老板娘要了一张凳子,我坐在那里等着开往化州的班车。点上一根烟,也许是我太困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鼻子突然闻到烧焦味,睁开眼,发现手里的烟头落在衣服上。真是黑色的星期四、、、、、

 

李平开车来化州汽车站接我。李平的家住在海边,离化州还有一百多公里,李平的妻子临产期快到了,挺个大肚子坐在副驾驶位子上。

 

在路上,李平妻子问我叫什么名字,我犹豫片刻说:“我姓张”。想想觉得真可悲,一次失败后连“叶飘零”都不敢说了。

 

     李平说:“有个叫叶飘零的是你们的站长吗?”。我没有回答他,故意问她:“您父亲什么时候回来的,性格,年龄,是否投钱”。其实,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借机饶开那个问题。

 

李平的家到了,停好车后,李平对我说:“我父亲和母亲现在很兴奋,什么都不跟我说,只是让我去考察,我早上告诉他们上去接个朋友,他们知道你来,我要注意什么吗?”

 

 我想了想说:“等我与你的父亲见面后,你便借机离开,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一个良好的劝说环境是非常重要的”。

 

“那你有成把握劝说我的父亲”。李平急切的问我。

 

 “我会尽力的,中老年人劝说有一定的难度,好在他没有投钱发展下线”。我肯定的说。

 

 李平接着说:“见到父亲怎么介绍,你叫张什么?”。

 

“我是叶飘零,你就叫我叶大哥吧!对你爸说,我是你广州同学的老板”。我说。

 

“你就是叶飘零”。他有些惊讶。

 

我连忙说:“进屋吧!不要让你父亲等的太久”。

 

来到李平家的二楼,见到他的父亲。他父亲看起来比我想像中的年轻。他父亲不抽香烟,只抽水筒烟。

    

热情的他泡了功夫茶,询问我的工作,年龄,家庭。我一一回答。他问完了,该我了。

 

“叔叔,听说你在北海考察了一个好‘行业’”。我轻轻的说。

 

“是的,不要在这里说这些,我明天带阿平和你一起去北海,你们自己去看”。他小心的说。

 

看来他被“洗”的够深。劝说正式开始,与我预想的一样,快捷简单效果很好。一个小时后他把李平母亲叫上来。他们夫妻俩一起去北海考察的,他希望李平母亲也听听我谈“行业”。

 

对付李平母亲难度相对要大一些,不过在李平和他妻子的帮助下,她终于决定不再去了。

 

短短三个小时劝说成功,李平父亲再三保证不会去了,他不希望孩子为他担心,况且儿媳妇也快生孩子了。李平的母亲也对我说:“没有投钱,只是去看了一个星期,在北海无法判定行业是否真实,所以要求儿子帮我们看看,挣钱就是为了儿子,他们反对我们老俩口不会去了”。

 

听到这句话,我悬着的心放下了。

 

我发信息给总部工作人员让他们给我订一张明天中午返程的票,因为我鞋子和衣服都坏了,我想早点回家。

 

晚上吃饭时,李平父母感谢我所说的一切,并要求李平与我多交往成为好朋友,希望我在以后的事业和生活中多帮助他。我有一种说出来的那种感觉。

 

吃完饭后,他家里来了很多亲友,本来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现场氛围已经不适合说那些话。我坐在李平父亲身边,他的手机连响几次,他都挂断了,然后用信息回复,而且总是转身背着我,我偷偷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我给李平使个眼色,我们来到屋外。

 

我对李平说:“我总有感觉你父亲也像有隐瞒着什么”。李平想了想对我说:“叶哥,我父亲说了不会去了,我相信他不会说谎的”。

 

我点点说:“今天晚上坐11点的火车去广州,你送我去车站吧!”。

 

李平:“好的,叶哥,你收拾东西吧!这次真的谢谢你”。

 

我来到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就在此时李平对我说:“叶哥,我父亲在北海租了房子,能否去北海把房子退掉”。

 

事态严重了,比我想像中的复杂。

 

我知道如果不投钱不可能在北海租房子,整整一下午的劝说他父亲坚持的说没有投钱,原来他在说谎。

 

怪不得我总感觉他怪怪的。我对李平说:“你爸在说谎,他肯定投了钱了,我先出去,然后你把他带出来见我,屋里的人太多有些话不能说”。

 

李平紧张的说:“不可能吧!他们真的没有投钱”。

 

“请你相信我,把你父亲叫出来”。我肯定的说。

 


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以下是对 [不能承受之重----侥幸成功]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求助热线

027-87791791

在线咨询

咨询员①& 咨询员④
咨询员⑤ 咨询员③

反传销资料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叶飘零 主编
    本书详述了传销的核心内幕,从E级到A级至操盘手的奖金分配、学习生活等……[详细]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长恨秋 主编
    还原一个完全真实的广西传销。 两年多的 "讲师"经历,我 "洗脑"的人不下2000人…[详细]

关于我们

  本网站创建于2007年1月,前身为"中国反传销联盟"网站。
  2007年2月在国家工信部注册备案,正式开通。
  2009年8月网站总部由浙江迁入湖北省武汉市,更名为"反传销网",同时宣布"中国反传销联盟"即刻解散,未经过反传销网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人不得擅用使用此组织名称,对外承揽业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一经发现,本网站保留对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