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传销,打击传销,我们一直在努力!
北京| 天津| 重庆| 广西| 广东| 云南| 贵州| 湖北| 湖南| 安徽| 福建| 江苏| 浙江| 江西| 河北| 河南| 四川| 陕西| 山东| 山西|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甘肃| 内蒙| 宁夏 更多…

“亮碧思”传销重现深圳 人数或已不下万人

中国反传销网 来源:深圳晚报 作者:陈晓鑫 2013年01月05日 我要评论(1)

 

“亮碧思”传销重现深圳 人数或已不下万人

 

本报在2009年10月29日披露了“亮碧思传销

 

“亮碧思”传销重现深圳 人数或已不下万人

 

苏诚向“亮碧思”购进的精油,每瓶港币599元。

 

“亮碧思”传销重现深圳 人数或已不下万人

 

  “亮碧思”有一套专门的洗脑术语,苏诚可以熟练地背出。

 

 

  “偃旗息鼓”近两年后,曾经名臭一时的“亮碧思”传销最近又重现江湖。

 

  2009年10月29日,本报记者披露了“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差不多从自2005年开始在内地发展传销组织,随后公安机关等部门介入,对该团伙予以了沉重打击。

 

  在沉寂约2年后,近日不少从“亮碧思”出来的受害者向本报反映,这两年来“亮碧思”又开始在内地大肆拉拢“下线”。据知情人士保守估计,目前深圳从事“亮碧思”传销人数不下万人,与普通禁锢人身自由的传销不同,这些成员白天出现在深圳市乃至全国的公园、公交、地铁等地“增值”拉拢“下线”,晚上则“搞联谊”。

 

  “跳舞机世界赛”季军误入“亮碧思”

 

  2012年10月7日凌晨三时许,约一个小时的破口大骂,让小杉对身旁这个曾经“富有才华且老实”的年轻人失去了信心。

 

  在争吵之前,小杉的男朋友小毅提出要买车,小杉不同意,因为小毅家并不富裕,并且他家之前买房时已欠下十几万元。而小毅却变得异常愤怒,指着小杉大骂了约一个小时。“从凌晨3点多骂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整栋楼的人都听见了。”小杉说,这与他以前老实憨厚的性格截然不同。关于买车的理由,男友只是称“做生意更有面子”。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小杉已经发现男朋友有些变了。

 

  今年6月,小毅接到一位“好朋友”的来电,想带他去香港发财。此时小毅的工作并不稳定,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随这位“好朋友”前往香港。“8月10日去了广州增城,之后4天去了香港,”小杉说,一个多星期后回到老家湛江。从香港回来后,小毅没有告诉小杉香港公司的任何信息,只是说帮他的朋友做红酒跟单,货源在香港,并到处向亲戚、朋友家借钱,他需要筹够6万元做一笔“大生意”。

 

  后来,小杉看到小毅代售的产品都标有“DCHL”标志,4个英文字母是“亮碧思”的简称。她上网搜索“亮碧思”,“传销”字眼扑上眼帘。为了挽回男友10月26日,小衫在广州见到了小毅。小毅说他并不在“亮碧思”工作,而是在朋友的公司打工,“亮碧思”只为他们提供货源。第二天上午9点,小毅带小衫去见几位神秘人士。“没想到,他把我带到他‘上线’那里,准备给我洗脑。”小杉说,她当时只想把桌子上的茶水泼向那些人。随后她在广州呆了两个星期,通过网络,她约见了10多位“亮碧思”的受害者,男友的经历和那些受害者如出一辙。“太可惜了,当初看上他是因为他人很老实,且很有才华。”小杉说,“谁也没想到他会便成这样。”

 

  小杉告诉记者,凭借着出色的天分和毅力,小毅曾获得跳舞机世界赛季军,在家乡传为佳话。小毅家并不富裕,但他十分懂事,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奋努力一举成名,他是一名有才艺、有理想的青年。

 

  白天上街“增值” 晚上“搞联谊”

 

  通过网络,小杉认识了从“亮碧思”出来的苏诚(化名)。

 

  苏诚2008年毕业于武汉科技大学,毕业后两年当了支教老师,之后一年多在温州从事外贸生意。今年6月,一个温州的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位“美女”,她称从事美容行业,并不断邀请他参加聚会,称可以给他介绍“大人物”。

 

  8月18日,苏诚参加一个聚会,“美女”把此前一直鼓吹的“大人物”介绍给了苏诚。该“大人物”不断鼓吹他的身份和地位,并不断告诫苏诚,只要跟着他混,就可以赚大钱。在“大人物”的鼓动下,苏诚随后到香港“学习”。在香港学习3天后,苏诚被“广阔的收益打动了”,在缴纳了6万多块钱的“切大盘”给上线李清(化名)后,苏诚正式进入“亮碧思”。在此之前,李清用了2000元在香港注册了一个名为“企顺有限公司”的公司。“我交完钱后,李清说他们正在做的工作,除了货源来自‘亮碧思’,其余与‘亮碧思’没有任何关系。”苏诚说,“但在交钱之前,李清很清楚地告诉我是加入‘亮碧思’公司。”

 

  苏诚说,在香港注册公司非常简单,费用也不高,“亮碧思”要求所有的“上线”必须成立一家公司。“这样即使出事了,责任在于‘上线’开设的公司,‘亮碧思’可以称自己只是将产品直销给该公司。”苏诚说,“这关键一步可以让‘亮碧思’多次逃离有关指控。”

 

  与一般禁锢人身自由的传销不同,加入“亮碧思”的人群,可以外出自由活动。苏诚说,“亮碧思”在香港已经臭名昭著,他们平时很少在香港行动,而是将目标转向内地,比如深圳。白天他们出现在深圳的公园、地铁、公交等人流较多的地方进行“增值”。所谓的“增值”,就是为“拉下线”做准备、混熟关系。 “一般在公交上看到可以下手的人,就开始搭讪,然后要到他们的联系方式。”苏诚说,之后便通过网络,试图与他们建立联系。这样做是因为“单拉亲戚朋友已经很有限了,最重要还是得认识社会上的人,”也因为需要跟陌生人搭讪,“亮碧思”内部女性占到60%以上。

 

  到了晚上,他们一般会与已经建立联系并取得信任的人,外出搞“联谊”。“‘联谊’都是坚决不点酒,因为怕酒后失言,”苏诚说。

 

  退出后经常做噩梦

 

  苏诚说他一共参加过3次“联谊”,第一次是爬马峦山,第二次在梧桐山森林公园烧烤。去年10月底,苏诚第三次参加聚会,地点在KTV,这一次他带了一位朋友参加,也正是在这次聚会后,他萌生了退意。

 

  “太痛苦了。每次聚会,都要跟其他人装成‘有身份有地位的成功人士’。”苏先生说,他当老师时,首先教学生的便是诚实,但自己却是个骗子。在第三次聚会后,他意识到是在骗自己的朋友,内心十分愧疚,从那时起就萌生了退意。但投入的6万多块钱已经打了水漂,近3个月里他分文未赚。此外,每天“增值”花去的乘车费、住宿费等各种开销,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2012年11月2日,在罗湖人民公园,苏诚最后一次“参加学习”,会后他正式提出退出。尽管“上线”反复劝他留下,但他最后还是决定离开。苏诚说,回来后他整个人已经陷入彻底的萎靡之中,没有心思干活,每天几乎凌晨三四点睡觉,第二天晚上八九点起床。“钱都是借来的,很对不起父母”、“被朋友骗了”“进‘亮碧思’时那种踌躇满志跟现在失望透顶”……苏诚说,他出来后常常有一种自己是“窝囊废”的感觉。

 

 与苏诚一样,陈小姐在从“亮碧思”出来后,同样难以抹去过去的伤痕。从2010年开始,她投入三十几万到“亮碧思”,但最后发现根本就是骗人的。尽管她离开深圳远走韶关工作,但仍经常做噩梦。“满脑子都是给你洗脑的画面。”陈小姐说,“他们总是说,为什么李嘉诚可以那么富有,你就不可以?!你也可以!凭什么你就比别人差!”

 

  “现在深圳从事‘亮碧思’的人不下万人。”苏诚说,“有时在路上都能碰到一两个熟人,真心希望他们能早日回头。”

 

  相关新闻

 

  9名“亮碧思”经销商在惠州被提起公诉

 

  据惠州《东江时报》消息,2012年12月14日,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依法对9名“亮碧思”经销商提起公诉。

 

  2012年6月28日,潘某萍等8名被告在惠城区江北某酒店组织100多名传销人员开会,并聘请深圳市亮碧思公司公爵级别的侯某田到会讲课。接报赶到的公安人员当场查处了该传销组织,先后抓获潘某萍等9人。亮碧思公司经销商从低到高分为经销商、伯爵、侯爵、公爵、勋爵、尊爵6个级别,参加者根据初次购买产品的数量及以后发展下线的情况取得相应级别,新参加者首先必须购买数千元至数万元产品。

 


上一篇:交2900元的“入门费”称为“老板”    下一篇:没有了

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国反传销网保持中立!

求助热线

027-87791791

在线咨询

咨询员①& 咨询员④
咨询员⑤ 咨询员③

我要留言              更多

反传销资料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叶飘零 主编
    本书详述了传销的核心内幕,从E级到A级至操盘手的奖金分配、学习生活等……[详细]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长恨秋 主编
    还原一个完全真实的广西传销。 两年多的 "讲师"经历,我 "洗脑"的人不下2000人…[详细]

关于我们

    本网站创建于2007年1月,前身为"中国反传销联盟"网站。
    于2007年2月在国家工信部注册备案,正式开通。
    2009年8月网站总部由浙江迁到湖北省武汉市,更名为"中国反传销网",同时宣布"中国反传销联盟"即刻解散,未经过中国反传销网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人不得擅用使用此组织名称,对外承揽业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一经发现,本网站保留对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经过几年来的不断发展,中国反传销网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反传销门户网站,网站自2007开通以来,历经多次改版更新……[详细]

友情链接申请加入
叶飘零博客叶飘零美丽人生八戒论文网中央人民政府国家商务部直销管理系统国家工商总局中国直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