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传销,打击传销,我们一直在努力!
北京| 天津| 重庆| 广西| 广东| 云南| 贵州| 湖北| 湖南| 安徽| 福建| 江苏| 浙江| 江西| 河北| 河南| 四川| 陕西| 山东| 山西|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甘肃| 内蒙| 宁夏 更多…

一个幕后操纵者揭开传销核心秘密

中国反传销网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2009年08月19日 我要评论(1)
  在各大传销组织内部,都传说着魅力无穷神秘莫测的A级总裁,但警方总是很少能抓住他们。他们真的存在吗?

  不管A级总裁是否存在,必然有传销组织的幕后操纵者。他们是通过什么手段控制传销组织的呢?下线交纳的巨额会费,又是通过什么渠道流入他们的腰包的呢?幕后的他们到底藏在哪里?

  传销组织到底是怎样生长、成熟和瓦解的,它们受什么规律支配?传销组织之间为争地盘,会不会产生血色搏杀?为什么传销组织像瘟疫一样到处蔓延不绝,他们的死穴在哪里,现在的打击有没有误区?

  一位曾经在两年前操纵过盛怡传销组织(盛怡传销是去年广东省工商局打击传销的十大案例之一)的传销头目,甘冒巨大风险向本报独家披露这些传销组织的核心秘密。

   
      昔日的传销头目张志(化名),声称为系列调查《卧底揭秘番禺传销》和对话《“两年传销一场大梦”》的真实性和深刻性打动,欲揭露传销核心秘密。张志与记者一再联系后,9月8日终于现身广州五羊新城一家咖啡馆。

  他身着浅色衬衫和西裤,面容俊朗,看上去二十六七岁,刮得干干净净的脸上有着胡茬的青影,气度优雅,活脱一个白领美男。

  能证明他传销生涯的是随身带来的盛怡传销组织高层才可能拥有的各种手抄“教材”,还有传销从业者的一大叠欺骗亲朋好友寄钱的“血泪书”,还有只能为传销组织的幕后操纵者拥有的入会签单,幕后操纵者收到钱后,一般都立即销毁。“我之所以现在还保存着这些东西,是因为我无法忘记那段辉煌(传销)时光。”张志说。

  坐下不久,记者就发现他的特异之处,身上带着三四个高档手机,不停地换着电话芯片接打各种有关法律问题的电话。自称是安徽大学法学院毕业的他解释说,自从自己两年前脱离香港盛怡企业国际有限公司这一传销组织后,就从事着商标申请等自由职业。

  “现在我有五六个身份,七八个手机号码。我有很多法律业务方面的客户,但除了我的几个助手,没有人知道我现在的真实身份。”

  “那你不会记错你的身份?难道没有说串了的时候?”

  “没有。”张志的回答像个CIA特工,城府极深的目光停在咖啡杯上久久未动。

  初受重用

    他们要我做传销,第7天我被说服了。上帝造人才用7天!改造一个人能不能成功,也就看7天了

  记:听说能做到传销老大的概率和中彩一样少,很想听听你是怎样起步的?

  张:我们盛怡传销最初都是从安徽过来的。1998年国家对传销实行一刀切打击,安徽的传销就转到了广州增城。当时在增城规模最大的是新田传销组织(该组织多年来被列为国家打击重点),当时增城所看到的外地人几乎都是做传销的,新田就占了三分之二。我所属的公司是“盛怡”,香港盛怡国际有限公司,中国总公司设在深圳深南大道。当时势力还不大。

  2000年我回安徽后,工作也没有落实。这时候,一个在广州的朋友跟我说,广州这边有好的发展机会,叫我过来看看,于是我就到了增城。

  记:当时你感到上当受骗了吗?

  张:他们要我做传销,开始几天想走,但第7天我被说服了,第8天开始向家里“搞钱”。后来我明白,劝人加入,以7天为限,5到7天了解后,基本没有谈不下来的,这是前人留下来的经验。如果一个人7天还不能改变的话,就让他走。

  记:为什么一般是7天呢?

  张:上帝造人才用7天!改造一个人能不能成功,也就看这7天了。

  记:7天可能是人的心理周期,你没能挺过这一关。后来呢?

  张:我的欲望和野心被激发出来了。一到搞钱那一关,遇到的人都是搞钱的,每天都有人说今天搞到了,我就想我为什么搞不到。当时上面两级的上线是“军”,他的体系有100多人。我想军能够做到那个级别,我也可以。

  军很喜欢我,他一直很注意培养我,那时我还是一个很低的级别,就是个E级。但军却让我给新朋友(刚被拉入传销组织的受骗者)介绍企业文化了,我那个激动、荣耀啊……后来我才知道,他要把我培养成他的心腹。

  记:那时军的上线是谁呢?

  张:最大的头领叫吕奎,但是谁也没有见过。有一次我走在街上,有人指着一个经过的人说那就是吕奎,我只见到了他背影。传说他只用6个月零3天就做到了一级总裁。

  另立山头

    搬到广宁后,我们的公司变成了“肇鑫源”。我开始知道一点秘密,可以通过搬地方另建公司

    记:你后来就成了军的心腹?

  张:我很受重用,发展也很快,几个月就有十一个下线了。但因为增城加强了打击,上头要求我跟着军搬家。我们搬到广宁后,我们的公司变成了“肇鑫源”。

  记:这个公司还是盛怡的下属公司吗?

  张:表面上,军当然说还是属于盛怡公司,但在广宁开了会议,感觉什么事情就是军说了算。因为我没有见过他上面的人,根据推断他就是头,军实际上成了“肇鑫源”的总裁了。我开始知道一点秘密,可以通过搬地方另建公司。

  记:这个启发对你后来的发展很重要吗?

  张:没错。到了广宁后,那里打击的形势很严峻,军就把我们分拆成几组,我被从广宁分到广州太和,其他人分到罗定、中山、茂名,还有最后一批人留在广宁。

  记:在广宁情况怎样?

  张:我经历了一次残酷的内幕———赶人,上头会动用暴力手段赶走他们不想要的人。为什么要赶人?就是因为如果两个人同时来,不可能大家都做到B级的,否则其中一个人肯定没有钱拿,所以必定要排斥走一个。当时我叫了11人,三条线,发展很快。我上了C,我的一个好朋友也要上C了。但是上层(军)更加器重我。如果那个人也上C,我就赚不到钱了,于是军把他赶走了。在我们搬家离开广宁的时候,体系把他一个人留在广宁。他被打了。

  听说结果很严重,住了很久的院。

  记:温情脉脉的东西在你面前被撕开了。

  张:但当时我接受不了,上层告诉我下面不能够有人比你强。我不明白里面的意思,朋友被赶走了,对我影响特别大。一个跟我生活了几年的人…

  …(停顿,深吸了一口烟)最后他受伤的时候打电话来要我去看他,但我连这个勇气也没有。

  记:他一直不知道被赶是因为你引起的?

  张:他不知道,所以我到现在都觉得很内疚。

  自动复制

    这就是这个行业很难消灭的原因,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有新组织从老组织中诞生

    记:这个事对你后来的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张:当时我感到特别无助。到了中山不久,军又想赶走我的另一个好朋友凡。凡下面有20多人,凡和体系中比较高级别的“三个李”都是安徽美院毕业的(包括军)。因为凡的发展势头很好,要超越“三个李”中的一个李了,上面就打算把凡赶走。我见过赶人,知道赶人的残酷性,所以知道这个消息后提前和凡打了招呼。

  记得当时我和凡买了3块钱的饼干吃,我们心里都感到很害怕。这时候,我就意识到凡如果也被赶走,那太可怜了。我女朋友也是不同体系的分支,我意识到她也有被赶的那天。我们是一前一后加入的,每天都在竞争加人。

  就算我自己不独立的话,下面也会培养我独立的。于是我想走。

  我和另一个在珠海拱北做传销的老乡联系上了,想带了团队去投奔他们。

  当时我和凡加在一起就40多个人,经谈判,如果并线就可以享受B的待遇。

  而且我想,如果我们过去,名义上是我和凡并线,但凡的人要比我多,而钱是我们俩分,这样就等于我借助了凡的力量,我会发展得更快。

  记:其实你是想模仿军的做法———出走,然后另立山头。

  张:这就是这个行业很难消灭的原因,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有新组织从老组织中诞生。

  我们有句行话:只有失败的事业,没有失败的行业!从事这个事业,不但能够得到成就感,还可以得到金钱。这个行业复制很快,因为它的理念是要培养成功的人,培养一种成吉思汗、毛泽东的概念。让人承认自己既然来到世间,就不是一个弱者,我和大家一样,也可以赚到几百万。在加入开始,就灌输这种思想,到了一定级别,就开始膨胀。

  这就是(传销)网络的特点,一方面网络为了让你成为它完全的信徒,要不断地扩大你的欲望,赚钱的欲望、做领袖的欲望,另一方面网络又要你节制欲望,要服从上线,不能有非分之想。但当节制一旦失败时,就有人想另立山头了,网络就要解体了。

  记:它在诞生的时候就种下了灭亡的种子。

  张:但这种解体只是上层的解体,下层永远也不会解体。因为下面的每个人都想做沙皇,他们为了赚钱,还会像上面的人那样去建新公司。

  记:那你怎样开始你的计划呢?

  张:我们进行了一个周密的策划,一共11天时间。我找了个理由骗军,因为我是军的心腹,他就没怀疑我。我从中山到南海到广州太和镇走了一圈,最后我经过中山到拱北。到拱北后谈定,他们提供50人用的房子,第一个月的租金由他们来出,我加入后享受B级别待遇。拱北的那个公司也是“盛怡”,和我们原来在增城是同一个公司。也就是说,军把我们带出“盛怡”,我又带回来了。

  后来我见了“盛怡”公司的A级别,他怕我的体系加入后把他原来的体系搞坏了,所以叫我自己搞体系。他们决定直接给我们8000元,这对我们租房子落脚足够了。经过考察,我觉得台山情况比较好,就决定搬到台山。

  搬家前,我提前到了台山,用一天的时间租好了房子。租好房子后,我才打电话通知凡。搬体系的事情这时候只有我、凡和我表弟三个人知道,表弟也是我们体系中的人。这是绝对机密的。因为搬体系是非常秘密和危险的,一旦让上层知道,不交出一条腿给他们是搞不定的。

  记:下面的人会轻易听信你的话吗?

  张:网络(传销)在一开始培训时就让他们养成了绝对服从上级、相信上级的习惯。我说要搬他们就会听。

  当时我们是这样行动的:上午思想交流会完了就要谈心得。我跟一些骨干说,结束后我们再开一个会。因为我已经是超级C级,很有威信了,所以大家都听我的。在会上,我和凡还有我们的心腹告诉大家,我们要搬体系了,这个现在不要告诉任何人。当时我们心腹每个人下面也就一两个人,最多四五个人,所以做做下面人的工作是很容易的。没有多久心腹就做好了所有人的思想工作,于是大家立刻收拾东西准备行动。

  这时我的心腹,我的表弟已经把房子和车都搞好了,一辆货车一辆客车。

  我给司机加了200块,让他赶紧走!从会议结束到安全转移,总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没有打一个电话,没有给同体系的其他任何人透露任何情况。因为一旦透露,我们的情况非常危险。

  记:“肇鑫源”公司真的一点不知道?

  张:(得意地抽烟)一点都不知道。同时我们还采取了其他办法把他们在中山的最高级别控制了,让他在一个房间里呆了3小时。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转移。这次我们带走了将近50人,到了台山后大家先在一个房间开会,然后大家分散到各处。

  记:那时你有怎样的心情?

  张:从中山到台山,既恐惧又兴奋。我也像军那样转公司了。每一次转公司就是一个网络扩张的过程。到了那里,我和凡每人搞了一只白切鸡吃,太高兴了!大家心里都明白,一个新的公司诞生了。

  记:那你又恐惧什么呢?

  张:我担心军会来报复。到了台山后,传呼机全部换了,这样他们就不知道我们了。后来我们又从“肇鑫源”拱北的体系中拉了十几个人过来,于是“肇鑫源”派了打手过来,以“1万元一条腿,5万元两条腿”的价格来追杀我。

  记:你怎样搞定这些杀手?

  张:我当时在台山和江门两边住,这样也是为了安全。拱北的人几次来找我算账,但是我在暗处,他们只知道我一个住处,也搞不掉我。而我对他们的情况很清楚,也很容易把他们的窝端掉了。

  有一次他们的高级别都到台山来找我,在台山呆了3天,而我第二天实际上就去拱北了。我向拱北警方报了警,警方立刻行动,拱北体系的高层获知这个情况后立刻从台山回到拱北。

  我当时还去了拱北那边的一个旅店,在下楼的时候遇到拱北“盛怡”的一个高层。那个高层很害怕,边下楼边打电话,叫了30多个人来追我。当时我一点儿都不害怕。如果胆小肯定做不了这个行业。

  事实上,这就是行业的规律,每一个想做大的人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包括军。搬了体系以后,一般高级别的人就很少出现了,因为不能够让原来体系的人知道。那时候开始,我就深居简出,成为神秘人物了。我已经是传说,就像我刚开始加入盛怡传销时,总裁吕奎成了传说一样。

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以下是对 [一个幕后操纵者揭开传销核心秘密] 的评论,总共:1条评论
匿名 游客:匿名  2016-7-10 1
南昌市″九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徐立涌,用传销式的人脉关系,亲带友妹带哥,非法众筹社会资金,高额业绩奖励。30万元以上签约书面理财″托管协议″,承诺20%-40%的收益回报,期限6个月,逾期后,拖延二年挤牙膏方式返还投资人本金,但是,收益不给,回报为零。然后,马上″马甲一换″,更名为″天王星实业公司″,宣布九龙合同协议失效。我指责徐为合同欺诈,徐立涌无耻的说;″本金给了你们,你告到经侦大队也无人理。公司启动资金银行借不到,不搞传销合同欺诈能筹到几千万元,而且是无利息,这是金融创新″。的确如此,我到南昌市西湖经侦大队告状,递材料申诉不受理,因本金还给了投资人,不追究合同诈骗。我想;徐立涌如此空手套白狠的集资创新,还有金融法规吗?无人管吗?

求助热线

027-87791791

在线咨询

咨询员①& 咨询员④
咨询员⑤ 咨询员③

反传销资料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叶飘零 主编
    本书详述了传销的核心内幕,从E级到A级至操盘手的奖金分配、学习生活等……[详细]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长恨秋 主编
    还原一个完全真实的广西传销。 两年多的 "讲师"经历,我 "洗脑"的人不下2000人…[详细]

关于我们

  本网站创建于2007年1月,前身为"中国反传销联盟"网站。
  2007年2月在国家工信部注册备案,正式开通。
  2009年8月网站总部由浙江迁入湖北省武汉市,更名为"反传销网",同时宣布"中国反传销联盟"即刻解散,未经过反传销网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人不得擅用使用此组织名称,对外承揽业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一经发现,本网站保留对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详细]

友情链接申请加入
叶飘零博客八戒论文网中央人民政府国家商务部直销管理系统国家工商总局中国直销网陕西西安传销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