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天津| 重庆| 广西| 广东| 云南| 贵州| 湖北| 湖南| 安徽| 福建| 江苏| 浙江| 江西| 河北| 河南| 四川| 陕西| 山东| 山西|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甘肃| 内蒙| 宁夏 更 多…

轻信女网友:传销男孩的生命倒计时(2)

中国反传销网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邹艳 2014年05月24日 总浏览数: 我要评论(2)

 

  青春的迷途 第一次远离家他在游戏厅输光了钱

 

 

  自从初一上完后,伍刚因为厌烦读书便辍学了。在餐馆里打了几年工之后,跟妈妈一起铺地砖,空闲的时候去玩电子游戏,但常受妈妈管教。

 

  作为伍刚最好的朋友李建,这对伙伴相识了多年,早在4月5日,他们一起从哈尔滨出发,中途去了趟李建的山东老家,然后来到天津找工作。

 

 

  这是伍刚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这么自由,他将兜里的一千来块钱很快输在了游戏厅,最后连他自己的手机也输掉了。

 

  到天津后,伍刚用李建的手机给姐姐晶晶发了条信息:“姐,我在天津呢,没有钱交中介费了,你借我点呗?”

 

 

  当时,晶晶并没有给这个陌生号码任何回复。于是,伍刚让表哥赵昆给他寄了500元,但很快也输光了。

 

  最后,妈妈给他寄的300元回家车费同样被输光了。家里人不给他寄钱了。

 

 

  女网友介绍工作俩人被骗去传销

 

  4月29日早晨六点多钟,李建从铺着塑料泡沫的地铺上爬了起来,大腿内侧隐隐作痛,上厕所时他看到了腿痛的地方发青,这是近日来被掐的。

 

 

  同伴伍刚的遭遇跟他一样。

 

  李建还记得八天前伍刚新认识的女网友给他打了三四个电话,说静海县的一家“三星手机配件厂”在招工,一个月可以拿到四五千元的工资。经不住对方相劝,再摸摸自己空空的口袋,伍刚决定去女网友的厂子里看看,好朋友李建愿意陪他。

 

 

  4月22日,伍刚和李建坐上了从天津市区前往静海县的汽车,在汽车站等待他们的是那位女网友和另一位男子。

 

  在他们的带领下,穿过几条胡同,两人来到了聚文里小区。进了最里面胡同的这扇木门之后,李建的手机便被没收了,接下来的谈话,伍刚看到了对方手里明晃晃的弹簧刀,他吓得不敢吱声。

 

 

  软禁的生活上厕所有人陪每天讲课无暇思考

 

  自从进来后,伍刚便失去了自由,即便上厕所都有两三个人陪着到厕所门口。

 

 

  他们每天的活动空间就是这个四合院。除了开大会,伍刚从没离开过这个小院,院门的里外都上了锁。在这里,上课、打牌、挨打、被谈话成了他们每天生活的全部。

 

  “一年挣536万元”的理论每天被给他们上课的领导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在他们这个自称网络营销公司内部,所有成员被分为五个等级:会员、培训员、推广员、代理员、代理商。

 

 

  除了上课,就是打牌、被谈话。“他们不让歇着,不给思考问题的时间。”叶前比伍刚晚来三天,他说,他们的所有行动都是被控制、被监视的。

 

  29日早上洗漱完毕,李建被领导带到谈话室。这是这个四合院三间房子中的一间,平时大家活动就在这里。

 

 

  在领导的一番思想教育之后,领导把手机递给李建,并让他拨通了***电话,同时按了免提。随后,伍刚也同样被领导叫走,远在哈尔滨的刘莹接到了儿子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伍刚开口第一句话仍然是要钱。刘莹有些不耐烦:“你老要钱干啥啊?我没钱给你,你挣不到钱就回来啊!”根据以往的经验,家里人商量好不再给伍刚寄一分钱。

 

 

  从谈话室出来,李建发现伍刚垂头丧气地回到活动室,之后开始吸烟,一支接着一支,一句话不说。

  以前伍刚一天只吸半包烟的,现在一天要吸两包烟。

 

 

  生命最后


  12小时


  出发无声穿过的街道

 

  30日早上五点多钟,伍刚被领导们唤醒。

 

 

  洗漱完毕,伍刚和大伙一起准备出发了,今天是开大会的时间。这是伍刚在这里九天以来第二次开这样的会了,上一次是七天前。

 

  叶前、李建将被子折叠成小块,塞进了透明的塑料袋里,然后把塑料袋甩到后背。塑料袋在背上固定了之后,他们便出了卧室的门,来到了四合院,这时天刚蒙蒙亮。

 

 

  “他们早上是去开大会,总是那么早,他们被洗脑了。”张启是旁边静海四中食堂的承包商,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他知道这帮人才来一个多月,但是聚文里小区里的传销人员从没断过。

 

  让记者奇怪的是,年过五旬的张启从没想过去救他们。他说,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自愿的。

 

 

  谁也没有想到,也是从这一刻开始,伍刚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很难设想,如果当时张启报警,或者采取其他的行动,之后的事情是否还会发生。

 

 

  伍刚和伙伴们并不知道,周围的房子里住着一些邻居。他们和六七个领导一起穿过了这条约二十米长,不到一米宽的胡同。

 

  叶前看到,从聚文里小区的其他胡同里,不时走出来和他们一样装扮的年轻人。

 

 

  这支队伍渐渐壮大了,但大家都悄无声息,只有细碎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街道上回响,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种沉寂,让大家心中的恐惧又增加了一分,他们不知道身边跟他一样失去自由的年轻人到底有多少,只是感觉身后的队伍很长很长。

 

 

  生命最后


  9小时

 

 

  要钱收到最后一条短信

 

  40分钟左右的徒步,终于到达了那片长满芦苇等杂草的空地。

 

 

  叶前看到有很多人已经先到达了,他们把被子铺在地上,人坐在被子上,全然不顾地上的泥土。同时,他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往这片树林里涌来,都是三三两两的人组成的队伍。

 

  坐下之后,在领导们的号召下大家开始打牌,和前几天一样仍然是斗地主、玩升级,输牌的人是要挨罚的,惩罚是叫做“生孩子”或“小蜜蜂”的体罚。

 

 

  上午9点钟左右,正在上班的刘莹又接到了儿子要钱的电话,她有些生气:“他在撒谎,一会儿说找新工作需要花钱租房子住,一会儿说把别人电脑弄坏了得赔。”刘莹根本不相信电话那头儿子的话,把他教训了一番。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南方口音男子的声音:“你儿子把我电脑弄坏了,得赔2500元,不赔钱我就把他腿打残了……”

 

 

  刘莹开始和对方讲条件,“你把他送回来,我给你5000元;或者你告诉我你们在哪里,我给你们送钱来。”

 

  然而,对方态度强硬,一定要让刘莹给卡里打钱,不能见人。刘莹生气了,“你要打残,你就打吧。”

 

 

  电话挂了。

 

  刘莹心中的担心又多了一分,她将这个电话内容告诉给了亲戚朋友,让他们帮忙想办法。

 

 

  随后,赵昆给伍刚打了电话,听到了伍刚的哀求声:“二哥,救救我吧,给我寄点钱吧,不然他们说要把我打残、进医院。”

 

  “没事,他们不敢的,打残了我去医院看你!”赵昆很气愤,和抢过电话的南方人吵了起来,并且在电话里说伍刚的姐姐报警了。

 

 

  刚挂电话,赵昆的手机便收到两条信息,显示的时间是9点29分。


  “你们报警了也没用,把别人东西弄坏了得赔,别人说了今天必须赔,你就打过来吧。”

 

 

  紧接着第二条信息再一次发来伍刚的建行卡号并且催款。赵昆判断这不是伍刚自己发的,他没有理睬。

 

  但他从没想过,这是伍刚生前给他发的最后一条信息了。

 

 

  在伍刚离去前的48小时里,他给妈妈打了二十多个电话,都是要钱,妈妈刘莹只接了两个。

 

  和伍刚一起逃出来的李建说,伍刚生命中最后的9天是在恐惧和绝望中度过的,被传销团伙要挟和虐待,被家人拒绝,思维被控制,多方压力一齐压到了这个21岁青年的身上。

 

 

  在他生命中最后1小时里,他拼命地想逃跑。在被追赶的恐惧下,他试图过河逃避,却不幸溺亡。

 

  彼时,距离与妈妈最后一次通话9小时,母子俩便阴阳相隔,刘莹失去了她今生的依靠。

 

 

  “他才离开我不到一个月,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刘莹对《法制晚报》记者诉说时,泣不成声。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Email:chinafcx001@163.com.

反传销救助电话

座机号:010-69200242

手机号:13522209325

微信咨询:chinafcxw

反传销QQ咨询

咨询员1& 咨询员2
咨询员3 叶老师

相关文章

    反传销资料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

    叶飘零 主编
        本书详述了传销的核心内幕,从E级到A级至操盘手的奖金分配、学习生活等……[详细]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两年讲师,我有资格解密传销》

    长恨秋 主编
        还原一个完全真实的广西传销。 两年多的 "讲师"经历,我 "洗脑"的人不下2000人…[详细]

    关于我们

      本站创建于2007年1月,是由叶飘零成立的民间公益性组织。
      2007年2月在国家工信部注册备案,正式开通。
      2009年8月网站总部由浙江迁入湖北省武汉市,更名为"反传销网",同时成立反传销解救部,外出各地帮助家属解救陷入传销受害者。
      多年来,解救部成员奔走万里,辗转全国33个省几百多个城市,深入传销腹地寻找和解救劝说,成功的挽救上千个家庭。……[详细]

    友情链接 申请加入
    今日读法网直销平台网反传销中心网反传销老样反传销一哥寻人网反传销解救中心CCTV视频搜索中央人民政府
    国家商务部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您的位置